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妹妹的哀歌
妹妹的哀歌

妹妹的哀歌

「小王啊!真羡慕你这么潇洒自在啊!那像我天天被管」陶云聪放下手机随口发出感叹,「这不,我女友和妹妹又要过来视察了。」可恶,整天就知道炫耀,没事就和我这孤儿攀比,没错,我是个孤儿,妈妈未婚先孕生下来我,外公外婆认为败坏家风,和母亲断绝关系。等我上到初二的时候,妈妈也郁郁寡欢病逝了,我一个人勉强靠着打工和贫困辅助及学校救济,勉强和优异生陶云聪考上了同一所县重点高中,就连现在我和陶云聪住的这个地方都是倪老师看我可怜免费提供的。(学校很多老师都在学校里面有个院子,老师们除了自家留一个卧室,其他房间基本租给学生。)我原以为陶云聪和我做哥们是因为我们是一个初中出来,谁知道只是他排解考场失意的工具,同时还经常喜欢在我面前秀优越感。虽然心里一直不爽,但是为了蹭饭省钱,我不得不忍,还强颜欢笑,使得他越来越肆无忌惮。不过现在么?

  呵呵……

  「我倒是好想被管啊,可惜我连个管我的人都没有。」我装作一副十分伤心的模样。「我们身份要是能对换该多好啊!」「我跟你说,如果你是我,你绝对受不了被管,生活中什么都被管……」陶云聪喋喋不休起来,他又假意感叹道。「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唉,我们身份能对换该多好。」「你说的到容易,要是我们身份真的能对换,你肯定不愿意。」我激着他。

  「谁说我不愿意,要是能换我倒是会换……」陶云聪一脸虚伪。「不,百分百换,可惜啊,不能换。」「呵呵,交易成立,身份互换。」我笑了笑。

  「咦,你说什么,你脑子不会想换想疯了啊!咦,有敲门声,哈哈,小慧和小露来了。等会我再和你慢慢说,现在我去开门了。」陶云聪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背后瞬息而至,瞬息而去。赶紧岔开话题,匆匆的打开门去了,而我坐在床上,默默祈祷着之前得到的神格不是梦。

  「小慧,小露,你们来啦。」

  陶云聪开心的打开门向门外的两个美女打着招呼……庞娇慧有着清丽无比的瓜子脸,细长的眉毛下一双大大的乌亮眸子,白皙的脸蛋有着几分处女红,娇挺精致的鼻子和一双薄薄的显得如同樱桃般的双唇。适中的个头,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扎着一个马尾辫,显得清纯。穿着朴素微旧的白色短袖校服,下身一跳花边制服裙,白皙圆润的双腿迈着小步子走了出来,红色的长筒袜下一双黑色的皮鞋,穿着十分节简。

  她身后的便是小露,陶露露一头黑色的中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斜斜的刘海适中的刚好从眼皮上划过,长长的睫毛眨巴着,透着几分水润之感仿佛在说话,小巧的鼻子高度适中,粉色的小脸,湿润的嘴唇让人好想咬一口。吹弹可破的肌肤如冰似雪,身材诱人,真是可爱动人,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呵护。

  「怎么都板着脸不开心啊,来来来,站在门外像什么事啊」陶云聪说着还想以前那样,转过身双手各搭在身边的小慧小露肩膀上……「流氓。」「啪」的一声耳光。庞娇慧在陶云聪脸上给了一巴掌,而陶露露怯生生躲在了庞娇慧的背后。

  「什么?」陶云聪愣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而在床上的我看到这一幕,则是开心的笑了。一切都不是梦。那么从今以后我不是王加爵了,我是陶云聪了,哈哈。

  「你们这是干什么?」陶云聪,不,现在应该说是王加爵了,他强打着笑容。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呸,流氓,我一直看你不顺眼了,这次穿着啊聪的衣服想冒充阿聪啊?拿个镜子好好照照自己。哼。」果不其然,庞娇慧拉着陶露露走进了宿舍,皱着跑到我的面前。「阿聪,你怎么和他换衣服了?床位也换了?」「这不是加爵他想和我换一换身份,我实在说不过他,也就可怜可怜他,同意了。」我嘚瑟而又虚伪的解释着,颇有陶云聪往日的风范。

  「什么啊?你怎么能这么傻啊!和着恶心的人换身份,没看见他之前还想对我和露露动手动脚的。」庞娇慧不开心的冲着我说。

  「什么?怎么会?不……」门口的前陶云聪,今后的王加爵怒气冲冲的冲着我跑过来。「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你到底做了什么?」「啪」的一声,王加爵瞬间被有着七段跆拳道实力的庞娇慧打趴在地,「恶心的男人,远一点。」王加爵看着曾经的女友一脸厌恶蔑视的表情,以及背后害怕和恶心表情的妹妹,还有得瑟的真正王加爵。王加爵对着庞娇慧露出了苍白无力的笑容。「我说我是陶云聪,你肯定不信,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够相信我,因为我就是真正的陶云聪啊!」「哥,你的这个室友精神有点问题,我们还是报警吧!」陶露露在庞娇慧的马尾后面目露不忍对我说道,庞娇慧也在同意。

  「哈哈哈,我是王加爵,哈哈,真好笑。王加爵,快把我身份换回来」王加爵极速的冲上去拽住我的衣领,爆发的速度连庞娇慧都没反应过来。

  「王加爵,我一直把你当兄弟。额……」看着疯狂的王加爵说出这句话,我心里一喜,已经发动诚信之力。

  「兄弟,你为什么要背叛我?」看着他把我当兄弟,我心中十分开心。

  「既然你把我当兄弟,那么你是不是要帮助可怜的兄弟,并保障可怜的兄弟一生幸福。」我搭着他的肩膀,在他的耳朵小声的说着。

  「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肯定帮,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成问题。」诚信之力继续发动中,可怜的他不知道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要发自内心执行的。

  「既然你一直把我当兄弟,那么为兄弟幸福牺牲一点也是可以的。」我在他耳边轻轻问道。

  「那是当然……」

  「好,兄弟我需要你的记忆,你能当交换的添头送给我吗?」我继续小声的说道。

  「这个没问题……只是……咦?我……」这个伪王加爵突然痛苦的抱住脑袋。

  「我,我是谁?」

  我也捂着脑袋,唔,一次性吸收那么多记忆,可真难受。我抬起头,却发现身边的两个美女远离了我,陶露露十分疑惑,而庞娇慧则是警惕的看着我。「你们这是怎么了?」「你,究竟是谁?」庞娇慧甩着马尾辫看着我,干,没想到她耳力这么好。

  「我是陶云聪啊!你看看我,我们小时候就一直互相喜欢彼此的,是3年前恋爱的,你小名叫奶娃子。对了,露露,你……」我费劲口舌说了一大堆,两人的警惕才消去一半。

  「呼,你们说,这些难道都不能证明吗?对了,我脚底下还有个胎记,这个不能作假吧!」我突然看到我脚底的胎记。这胎记是我本来就有的,既然身份交换了,属于我与身俱来的东西没有被交易到他人身上,那么不在交换身份范围内,应该是会被合理化的出现在新的身份上。

  「是的诶。」见我这么一说,这两个人心里也就放下警惕。

  「来,你们打电话到医院,顺便报个警吧,我手机被王加爵拿走了」我上前学着陶云聪的姿势,一手搂住一个美女的肩膀,虽然我感觉她们身体都僵硬了一下,但还是默认了我,哈哈,即使心里有怀疑,还不是照样把我当陶云聪么。或者说,在没有办法情况下,只能捏着鼻子认我为真正的陶云聪,自欺欺人了。唉,至于可怜的陶云聪本尊,你就只能一辈子披着我的身份活了。你高傲的女友听说还是个处,我会替你开苞的。你可爱的妹妹,我替你实行你不敢做的,我会帮你妹妹成人的。

  哈啥,真是个不可思议的诚实守信原则呢。啧啧,这可真是个好东西。

  白天将王加爵送往医院折腾了一番后,身为室友的我,课也没上成,就这样弄到晚上才回家。晚上好不容易吃过晚饭,爸爸去公司加班去了,而妈妈则是到牌友家去打牌了,只留我和陶露露在家。这是个机会……「露露,今晚电脑给我玩吧!」「不给。」「今天哥累了一天了,还把碗给洗了。哥好可怜啊!」「这……」陶露露犹豫起来。「可是今天《XXXXX》大结局哎,中午上课我没看到。」「好吧,那么你答应我三个要求,我就同意你今晚电脑归你。」「好啊!」她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可怜的妹妹坠入了我的陷阱了。

  「第一个要求是,执行和遵从我今后所有的要求。我的第二个要求是今后要像奴才奴隶一样服侍我。第三个要求是你对于我的任何动作都会变得十分敏感。」哈哈,一个表里不一、口是心非、身不由己的妹子出炉了。「那么现在站起来带我到你房间去。」「什么?……」陶露露突然发现身不由己的站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因为你不能拒绝我的任何要求,还要执行和遵从我今后所有的要求。」「不要……哥哥……」陶露露一脸哀求的模样看着我,显得楚楚可怜。

  「不要,我为什么不要?」我不管不顾的贴着她的耳边,闻到了淡淡的体香味,双手一瞬间从脸颊滑到脖子附近,然后不快不慢的来回抚摸脖子、锁骨、胸部、心窝,但是就还没触碰到胸部。「现在起,你的双手双脚和你的嘴巴都要配合我。」「我,我们是…恩…恩…是兄妹啊!」陶露露身体无法克制的扭动,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好敏感,哥哥在自己身上游移的双手,每一次触碰跟滑动,都刺激的每一根神经,上半身感受到非常强烈的酥麻,呼吸也被这强烈的感觉打乱了。

  「兄妹?抱歉,你的哥哥现在还在医院呢…」我看着她原本略带羞涩的脸色瞬间变得呆滞了,我得意的笑了,轻轻的用舌头舔了舔她的右耳,双手更快速的抚摸女人的脖子。「看来你猜出真相了,不过,今后我才是你的哥哥不是吗?兄妹乱伦不是很有爱和美好,刚才你不就是很兴奋吗?」「可恶……」陶露露可爱的大眼睛噙着泪水,咬紧牙根。

  「这里一直都是我朝思暮想的地方啊!果不其然,就是太小了啊。」这时我将抚摸着她腰间如丝绸般光滑的肌肤手探入陶露露的衣服内,摸上了那娇小的胸口。「可惜摸上这里的不是它的主人,也不是它主人希望的哥哥,而是我。」「阿……恩……呜呜……嗯嗯……」陶露露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坏蛋,你是坏蛋。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啦啦啦,声音真好听呢。」我舔着陶露露的脸颊,看着她反复来反复去就那几句话,真是单调清纯。我努力平息着内心的跳动,不过微微颤抖的声音中出卖了我内心隐藏的兴奋。「要满脸喜悦跪含朕的龙根。」「呜呜……粒…足…够…不…辱…」陶露露双腿跪下,樱桃小口含着从我裤裆大门出来的宝物,嘴里呜咽着模糊不清的话语。

  「真爽啊。」我捧着陶露露精致可爱的俏脸,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宝物在她的脸颊和喉咙进出,她充满委屈流着泪水的水汪汪大眼睛实在让我着迷。「真想舔,算了,感觉来了,以后慢慢再玩。先把你的胸口展示给我看吧……」「……呜呜……呜呜……」陶露露还在抽泣中,但是在我的要求下,陶露露不情愿的哭喊着将自己的毛衣掀了起来,还因为脱衣服的关系,她胸口的娇挺晃动了一下。

  「咦,这个不错」我把双手绕到陶露露后面去,解开了陶露露的奶罩。陶露露拼命的摇晃着身体,两颗稚嫩的奶子勉强像水球一样晃啊晃的甩来甩去。

  「来,别晃了,用手托住你的奶子吧!」我色眯眯的把玩着这娇嫩可爱却又充满诱惑的奶子。

  「不」陶露露哭泣着摇头,手却放开了衣服,托住了并捧起来自己小巧的奶子。

  「真是个小玩意呢,不过我是不会嫌弃你这个的,哈哈。来,捧着你的小奶子喂我。」我发出嘶哑的叹息,把脸挤进了那柔软的沟壑里,撇开嘴巴和她的小奶子接触。我一边感受着眼前这个可人的光滑柔软胸部,一边感受着这个可人身不由心的努力喂我她的胸部。

  「这么小的两只奶子太缺乏锻炼了,没有男人的爱护和锻炼,它永远长不大,不过放心,有我呢。」我手指掐着乳房膨胀的根部,我忍不住一口咬在了那光滑乳鸽,在她的痛呼声中留下了一个齿痕和唾液。「啧啧,明明都17岁了,这身材,这性子,哈哈……」「啊……呼,呼……」陶露露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依然感到缺氧般的眩晕,随即羞耻的闭紧了嘴巴,忍着喉咙里的声音,眼角的泪水不停地流淌。

  「来吧,脱掉你的裙子吧。」我的目光转而看向她水手短裙下挺翘的小屁股。

  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初一个孤独屌丝在AV中看着长相一般的公交车的场面,时过境迁,真是不可思议,现在的我面前就有一个任我予求的私人的可爱貌美女奴。

  「不要……」楚楚可怜的陶露露双手身不由己的将她自己身上的那件水手短裙撩起到腰部,她下半身穿着一件绣着卡通小熊图案的花色小内裤完全裸露在我的眼前。

  「翘起你的小屁屁。」我吞了一口口水,开始仔细地欣赏着眼前这个极品妹妹的美丽身体。我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光泽娇嫩的大腿。随后放到陶露露的屁股上玩弄着。

  「呜呜……」陶露露在我的要求下极不情愿地将粉嫩的小屁股翘起来,配合着我的玩弄,梨花带雨,别有一番风味。

  我喉咙里咕噜一声,双手颤抖着将那内裤的两边拽住,缓缓地往下褪,陶露露那白嫩光滑的小屁屁就整个露了出来。她的下半身光润而洁白,微微隆起的耻丘上长着稀稀疏疏的细草,还有一条淡红色的细缝从中间分开来。

  我闻着她身上的香味,感觉到陶露露内心的畏惧以及恐慌,搂着她的小蛮腰,得意的在她那两片如同花瓣般的樱唇上亲下去:「好妹妹,让哥哥我好好疼你。」陶露露的嘴唇小巧而柔软,我轻易地就覆盖住它,陶露露不断闭紧嘴巴发出「嗯、嗯」的抗拒声!我捏住她的鼻子。很快快要窒息的陶露露张开嘴巴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我的嘴唇和舌头立刻毫不客气地深入。陶露露的瞳孔收缩,呼吸开始急速加促。陶露露的香舌柔嫩而滑软,在我的挑逗下不断退缩,我将舌头完全深入,使她没有躲避的余地,我带着她的香舌缠绕在一起,她的脸如熟透的苹果般红嫩。

  「是时候开始了。」我分开和她吻在一起的嘴唇,两人嘴唇之间被一道淫荡的丝线连接。

  「什么?」刚刚和我嘴唇分开的陶露露大口的喘着气颤抖的疑问,不知道是敏感的身体被我抚摸的爽出来的,还是内心不安的原因。

  「不能反抗,不能挣扎哦。」我立刻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提起了自己怒火很久的大肉棒,对准她的细缝中的洞穴,一刺到底。十分狭窄封闭的洞穴让我感受到一丝丝难受,我奋力挺刺了进去。

  「啊……」被插入的一瞬间,剧烈的痛楚让陶露露忍不住哭叫出来。处女膜被粗暴的力量拉扯,迅速的撕裂,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抽搐的强烈疼痛很快的侵袭了她的全身,陶露露像是被煮熟的大虾一样弓起了身子,平板瘦弱而洁白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抓着床上的枕头,手上都暴起青筋,最终两眼发白的晕了过去。

  「啧啧,明明都快成年了,竟然这么嫩。」我感受着到自己胯间的毛发和她的阴毛密切的接触。随后我不管不顾,拔出了被血水染红的肉棒,再次插入进去了。反复的进出,丝毫不顾及这是个还未发育完全的女孩第一次。

  「唔……呜,嗯……好……好粗啊……啊……啊……」下体传来阵阵剧痛强行将陶露露从睡梦中拉回了现实。她感到阴道里里面的皮肉好像被强行撕下了一样,火辣辣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喊了出来,眉毛更是聚成了一团,冷汗一阵阵的从头皮上冒出,顺着头发滴在了床上。她用力的伸出手去,想要将自己身上的男人推开,可是还没够到男人,便被剧烈的疼痛和我粗鲁的动作弄倒,而挠破枕头的手指暴露出她正经历巨大的疼痛。

  即使如此,昏昏沉沉的陶露露半张的嘴角滴出唾液,她原本失去了平常明亮的双眼,随着翻起半片眼白变得更加涣散,她感觉到温暖的鲜血正顺着大腿往下流,这让她感到身体异常的火热。

  「真是窄小啊。」我看着眼前在汗水映存下反射着诱人光泽的陶露露,她本就不大的胸部在地心引力下,只剩下微微凸起,真是一马平川。陶露露平坦柔软的腹部在肉棒的插入后,微微凸起的将肉棒形状显示了出来,随着肉棒激烈地进出,不时冒起了淫靡的凸起或凹陷的纹路。

  「痛痛痛……唔……」淫水被肉棒挤出滴落的声音,以及某种厚肉跟嫩肉磨擦挤拥,淫靡的异样声音,在两人肉体结合的位置交错响起。

  「好,好舒服……」随着时间流逝,陶露露迷蒙的双眼流露出其他的神色,紧皱的眉头渐渐被汗水冲刷舒卷,她的神情一点点地改变着,脸颊上浮现出艳丽的羞红色。

  「哈哈,前进前进,在前进」我疯狂的往更深的地方插入进去,唔,好像顶到底了,女生的小穴不会很深吗?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但是昏迷中的陶露露反应很大,每次到顶的撞击都会使阴道突然收紧了一下,并一直要把我的棒子往里面吸。

  「陶露露,你的哥哥我好像顶到什么东西耶。」昏迷中的陶露露怎么可能答话,只是颤抖的摆动着身体下意识的往前逃走,我当然不会就这样放过她,我抓着她的腰固定着,加速抽插着,陶露露的阴道收缩越来越厉害,吸着我的肉棒感觉非常的爽。

  「唔…不要啊…别弄了…唔…好热…子宫…啊…哈…好难受…」昏迷中的陶露露每被肉棒顶向小腹的深处,全身都会不自然地抖擞起来,满身汗水的娇躯因为快感而不断冒起疙瘩。但是理智被痛苦和快感冲刷得一片模糊的陶露露已经被雌性本能支配,一头乌黑长长的秀发随着她的头儿乱摆,身体也下意识的顺从地迎合着。

  「呜呜……嗯啊……不要……」下体的淫水也好,浑身的汗水也好,嘴角的口水也好,都从陶露露娇小的躯体上流淌,然后在床上留下了深深的淫乱痕迹。

  「真是淫荡啊,这个时候还在虚伪呢。」我不理会她的求饶,继续抽插着,陶露露原本不大的叫床声变得愈发轻飘飘起来,小穴疯狂地吸榨着我的肉棒,并且越来越湿润,看样子是快到点了。

  「不行了……啊啊…嗯……!」陶露露有气无力的说着,昏迷中的她十分诱人的可爱。

  我刺进去的肉棒感受到身下那个颤抖下体喷出了一股滑腻的液体,对,是喷出,不是涌出。除此外,我还感受到陶露露炽热的腔道随着我手中娇嫩的乳房变形而紧缩,细密的汗水让全裸的她添上一抹诱人的光泽。

  「忍不住了,真tm快男,进去才不过几分钟……」噗噗噗,没几下酥麻的感觉从颈椎就袭上了我的心头,我的肉棒立刻不停地喷射出浓浓的黄白色液体。

  「糟了。」喷射中的我突然惊醒,立刻匆匆拔出充满血水和阴水以及精液混合液体的肉棒,喷射中的肉棒立刻进入更广大的天地,毫无束缚的它将液体喷射在床上、在全裸的女体上、在陶露露无神的脸上以及那秀发上,越过她的秀发射在了她的桌子上、墙上、地板上,甚至射在了天花板上,然后还有部分掉落在我的脸上……「这不会弄怀孕吧?算了,毕竟我有着这个神奇的能力呢。」我细细的看着眼前的无神的女体,「只不过我的第一次就这样短暂的结束掉了。」我打了一个哈切,曾经的屌丝男的我随即丝毫不顾身上和床上的液体,直接入睡。而我身边的身上布满各种液体的赤裸女体则是两眼呆滞一动不动,她下体原本的那一道细缝,现在伤痕累累的张开嘴巴,一张一合的伸缩着,缓缓的吐出液体。但是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那嘴巴深处的液体被蠕动吸收到更深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