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暴力总裁
暴力总裁

暴力总裁

夜色笼罩的江城市,蒋氏集团总部大厦顶楼董事长房间内灯光通明,整个办公室装修的豪华霸气,一个40多岁的男性正悠闲的靠坐在沙发上,默默的吸着烟。

  男人眉头深锁,时而露出一丝带点戏谑的邪恶微笑、时而又心事重重望着屋顶灯光发呆着,好像在谋划着什么。男人的胯下跪着两个美丽的女人,其中一个大概三十出头的样子,一头红黑相间的长卷发垂落在肩头,精致的五官配上一种骚媚的气质,能让所有看过他的男人都想入非非,女人穿着极其淫靡,上身一件黑色的皮质抹胸包裹着不停晃动的36D 的巨乳,颈部挂着一个黑色皮质扣环,下身是一双黑色及膝高跟长靴,大腿上搭配着一双开档黑色连裤袜,最重要的是……女人竟然没有穿内裤……而此刻女人的阴部已经一片洪水泛滥。因为女人是蹲在男人跨前,阴部距离地面有些许距离,泛滥的淫水时而滴落在地板上,在安静的房间中传来轻轻的回音。而女人那双涂上淡黑色口红的小嘴正用力吸允着男人胯下的肉棒。滋……滋……滋的吸允声与女人轻微的呻吟声交织成了一段美妙的音乐。

  另一个美丽的女人看着才20出头的样子,一身灰色休闲套裙的OL打扮,腿上裹着一双肉色丝袜脚下踩着一双黑色的职场高跟,弯眉大眼,配上高高的鼻梁和厚厚的双唇,眉宇之间带着一丝狡黠又带有一丝騒媚,只不过她的头上戴着一个精致的蝴蝶假面。

  此时两个女人并列蹲在男人胯前争抢着一根粗长的大阴茎,两个女人边抢着吸允肉棒,一边用怨毒的眼光注视着对方,仿佛2 个未亡人在抢夺家庭遗产一般。

  这一切都看在男人眼里,男人满意的笑了下问道:「心奴,你以后准备有什么打算?」

  年长的女人听到「心奴」两个字,浑身一颤,抬起头无助的望着男人那坚毅的脸庞。

  「林氏企业已经全面垮台,要不是我好心收购的话,你老公要被判多少年都不知道,难道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和力度来服务你家的救命恩人吗?」心奴只是男人给她取的另外一个称呼,女人本名项月心,是林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兼财务主管。林氏集团走到破产,总裁下落不明这一切的一切都跟项月心和眼前的男人息息相关。男人正是蒋有心是蒋氏集团总裁,今年40出头,刚好是男人的黄金阶段。江城市的经济命脉几乎掌控在蒋、林、李、李家老太爷和其他几家手中。而蒋家和林家以及李家三家是世交,而且都是本市的商业巨头,,净资产都数以亿计。特别是林家,更是鹤立鸡群。然而在蒋有心背后捣鬼和项月心背叛的双重打击下,林氏的商业王国在短时间内就轰然倒塌。

  男人都是有野心的动物,蒋有心更是野心家里的佼佼者,从1 年前蒋有心邀请林氏总裁林书桓和李钊一起投资加达腊门岛的矿场开发项目开始起,到现在林氏破产、林书桓失踪,只用了1 年时间。本来按照蒋有心的计划,起码需要3-5年才能搞垮林家,但是意外的变故使得自己的计划提前完成,而且近乎完美。而帮助他实现这一计划的一号人物正是在自己胯间疯狂吸允自己阴茎的项月心。

  蒋有心的阴茎在项月心的吸允下变的异常坚硬,粗长的阴茎上竖着几条粗犷的青筋。

  「够了,够了,心奴,转过身去,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没有任何疯狂的表情,也没有任何严厉的语气,男人像是在和别人闲话家常一样的用平淡的口吻轻轻对项月心说了一句,而在项月心听来,这句话像一个闷雷一样砸在自己胸口,使自己激动的无法呼吸(又要被肏了么,啊……好期待主人的大鸡巴啊,有主人的大鸡巴插入的日子真好……)项月心心里期待着,迅速的调整身体的朝向,转过来将自己又白又肥的屁股对准了蒋有心,同时让自己的上半身尽量平贴在地面,这样可以从某种程度上让自己的屁股翘的更高,因为被蒋有心调教的一年多时间里,她已经完全熟悉了蒋有心的爱好,以及做爱时的体位,蒋有心最喜欢女人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撅起屁股挨操,因为这样的体位让男人有一种征服的快感,然后最重要的原因是在蒋有心的心目中,所有女人都只是雌性动物而已,和发骚的母狗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如果非要区别的话,那就是所有女人都会保留一点道德底线,人前装的比较矜持、高傲、坚强、智慧等等。而蒋有心要做的就是彻底粉碎这些虚无的东西,让女人回归本质。而蒋有心的手段证明了一切,所有经过他操干的女人都在他的调教下变的疯狂、服从、无视道德、背叛家人,更对自己的命令唯命是从。

  筹划了许久的计划在前段时间完美的达成一半,让蒋有心整个人精神亢奋,心情愉悦。男人一手扶住项月心的细腰,另一只手狠狠的拍打了一下项月心的屁股,力道大而沉稳。「抬高点」「啪……啪……啪」又是连着三下,女人的屁股随着男人的拍打一次又一次调整着位置,嘴里发出了类似悲鸣的呻吟声。终于在数次拍打后,男人觉得位置满意了,他停止了拍打,右手压下并握住自己的大肉棒,对准女人的阴道直接插了进去。没有任何前戏,也没有任何抚慰,因为女人的下体本就泛滥成灾,轻轻一发力,粗大的龟头顶进紧锁的花径,阴道内壁的嫩肉合着淫水瞬间紧紧夹住了蒋有心的肉棒,项月心发出了……嗬……的一声长长的呻吟声来表达自己的满足。趁着项月心准备习惯自己的肉棒抽插前,蒋有心突然在一瞬间加大力道,坚挺的肉棒在阴道内部猛烈的抽插起来。尽管做了蒋有心1 年多的性奴,但是那么粗长的肉棒,自己始终难以适应,以往都是由慢到快,只有偶尔几次性交的时候蒋有心会一上来就全力施为。记忆中第一次好像就是自己在公司做假账转移了2 亿资金给蒋氏的那天晚上,蒋有心也是用这样的速度与力道操干自己,那天晚上项月心第一次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女人乐趣,也第一次体会到了最短时间内的性高潮,更是第一次被男人操的狂乱哭叫到低声求饶。

  (不想那么多了,先享受主人的肉棒吧)现实将思绪拉回原点,女人卖力的摆动屁股迎合着男人的抽插。每一次重重的插入到拨出都飞溅出大量的淫水,终于在男人猛烈的抽插了3 分钟后,女人迎来了第一次高潮。发现女人泄身之后,男人放慢了速度,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猛烈的力度,同时男人将一根手指抵在项月心的阴核上快速而大力的抚摸。

  短短几分钟的奸淫就把项月心弄的疯狂了。项月心含糊不清的叫喊着:「主人……啊……啊……大肉棒好厉害……好舒服,骚货是你的,骚货的骚穴、骚货的全部都是你的,肏死我吧,主人。」啪。啪。啪。啪又是男人强力的撞击在女人的屁股上发出一声声闷响。「心奴,小母狗……爽吗,主人的肉棒感觉如何」蒋有心调侃的问道。双眼迷离的项月心含糊的回答:「小母狗爽死了,小母狗最喜欢主人的肉棒了,主人干死小母狗吧……主人用力干……肏翻小母狗」。

  男人兴奋的加快了速度,大阴茎如同打桩机一般,每次都是那么的迅速、那么的有力,每次都是直顶到子宫。在抽插了8 分钟左右的时间里,项月心已经高潮了4 次,她感觉自己快要顶不住了。

  「主人……大鸡巴主人……别插了,女儿不行了」项月心哭叫道。

  「母狗哪里有资格说不,以往教你的,你都忘记了么,挺好……今天正好让你再长长记性,让你知道以后什么场合不能说不」蒋有心拔出肉棒,拦腰抱起项月心,然后将项月心的身体转过来,正对自己,接着把项月心重重的砸在了沙发上,双手抓住项月心穿着皮靴脚裸,轻轻一分,然后把黑丝美腿架在自己双肩上,大肉棒一挺,对准了后庭,猛的插进去了三分之一。突如其来的剧痛让项月心差点昏厥过来,此刻的项月心已经完全狂乱,双手挥舞,眼泪直流。带着哭声:

  「主人,饶了母狗吧……求……求……求……你……饶……了……啊……啊……母……母狗……吧。

  「母……母……狗……再……啊……也……啊……不……不……敢……了」。

  项月心刚说了半个字,蒋有心的大肉棒就整根插进了项月心的后庭,接下来的每一一个字都伴随着一次剧烈的抽插,使得项月心每吐露半个音节,就被肉棒的冲击给顶了回去。男人一边用力抽插着项月心,一边双手抚摸着项月心的黑丝美腿,还不停的用嘴巴去舔一下诱人的黑色美腿。伴随着蒋有心长时间的操干,项月心的呻吟声越来越微弱。不一会,项月心便在蒋有心的强力操干下彻底的昏死了过去。看着昏死过去的项月心,蒋有心慢慢的拔出了肉棒,站起身子突然一脚狠狠的踩在了项月心的屁股上,连踩好几脚后,又重重的踩在了项月心的脸上。一脸鄙夷说道:「没用的贱货,看来,你的价值已经到此为止了,你应该感谢我给了你最后一次忘情的性爱,保安,进来下。」

  办公室的大门应声打开,两名身高体壮的保安走了进来说:「蒋总,有什么吩咐。」

  蒋有心指了指昏死在地上的性感熟女说:「你们把她带下去,这三天内,将她送到江城市棚户区的那些民工哪里,这个骚货和他老公以前有很多建筑工程在那里做,平时过去都趾高气昂的,现在他们破产了,我要你们把他送过去就是让那些民工好好乐一乐,干一干,顺便让她知道作为女人的悲哀。

  「这些迷幻毒品是给这个女人专用的,有了这个东西做要挟,这个女人比下贱的狗还不如,这几包你们先带过去,看哪个民工暴虐点的就给哪一个,让他控制这个骚货好好的在棚户区卖淫,另外你们几个如果有兴趣的话也可以搞她,怎么搞都没关系,就是记住一点别毁了这骚货的脸蛋和身上的各个部位,这骚货再怎么不堪,在以前的江城市也算是风云人物,堂堂林氏集团的总裁夫人,记住了吗?」简单而有力的吩咐让两个保安用力点头欣喜如狂,以前项月心也经常来蒋氏大楼商谈业务,保安们几乎都见过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每天短裙配紧身衣,大腿长年都穿着性感的各式丝袜和高跟鞋,走路的时候仪态万千、风骚入骨,他们每一次见到项月心都挺立阴茎向她致敬,如今这样的好差事落到他们头上,他们已经从心里感谢祖宗18代了。

  抬着项月心往门口走的时候,两人的目光还不时看着跪在地上的性感女人,虽然卡不清女人的长相,但是光看身材和打扮一定是风骚的美女,两个保安眼中尽是喷薄而出的浴火。

  跪在地上的女人虽然对于这样的场面早就见怪不怪了,但是女人望向蒋有心的神态可以看出,除了欲望以外,她对蒋有心有着非常深的恐惧感,而且这种恐惧感是根植于内心最深处的,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抹去。女人用最快的方式,爬到蒋有心脚下,起身跪在蒋有心面前,一张嘴马上就把蒋有心的阴茎含在了嘴里,拼命的吸允这根粗壮的擀面杖。蒋有心满意的看着跪在地上给自己口交的女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突然2 只手捧住女人的头部,疯狂的抽插起来。粗大的阴茎直接深入女人的咽喉部位,女人一阵干呕,但是不敢有任何不满,反而嘴巴吸的更紧,更加卖力的吞吐着阴茎。男人满意的呻吟起来:「哦……笑笑,不错……不错,看来我找你来是正确的,你……不错。

  听到男人夸奖,秦笑笑好像打了兴奋剂一般,更加卖力的加快节奏,终于在一次大阴茎深深地刺入了咽喉的时候,积蓄已久的精液喷薄而出。

  女人连忙用双手捧着去接漏掉的精液,在男人完全拔出肉棒的时候,女人将捧在手里的腥臭精液全部吸回了嘴里,然后吞了下去。蒋有心重新坐回了沙发,伸出手一把抓住笑笑的头发,把笑笑拽到自己跟前一脸正色问道:「笑笑,我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半,但是这一半几乎是我一个人完成的,当初你对我说,用你的计划让项月心掉陷阱里去,事实上,你并没有办到。所以接下来的计划我需要你亲力亲为,你和蒋干实施的怎么样了,如果要等到我亲自出手的话,那你就失去利用价值了,到时候你的归宿也会和心奴一样,去棚户区做母狗,而你母亲的医疗将会间断,让她死在病床上。

  听到这句话,秦笑笑如坠冰谷,差点吓瘫在地上。连忙爬过去抱住蒋有心的双腿,哭着哀求道:「老板,求您了,别让我去棚户区,求求您,我一定会让自己变的有用,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是不是有用,你说了不算,但是我会给你一次机会,现在正在对付李钊,如果你没有发挥到你的作用,那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如果你能成功的话,我也答应你,用尽最大的财力去救助你母亲」。

  秦笑笑在绝望透顶的时候,蒋有心的一句话如同让她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的一般。可能很多人都无法体会,也无法想像。但是经历过的人会为了继续握住这根救命稻草而拼尽全力、不择手段。或许以后的秦笑笑就是最好的例子。

  「李彤彤那边进展的如何了,蒋干和你有没有按照你的计划走下去」蒋有心淡淡的道「那个……那个……」

  看着秦笑笑慌张的神色,蒋有心伸手一把扯掉秦笑笑的蝴蝶假面严厉的斥责道:「什么这个那个的,有话实说,吞吞吐吐的,怎么像干大事的人」秦笑笑跪拜在蒋有心面前颤颤巍巍的说:「老板……前天晚上,我和蒋干设计李彤彤确实成功了,但是……老板你因该知道,像李彤彤这样的女人并不是一次两次就能彻底驯服的,今天早上蒋干打电话给我说想去李彤彤办公室干她一炮,我劝蒋干先别去骚扰李彤彤的,可是他没有听我的,结果还是去了」「那结果如何」蒋有心淡淡的问「结果蒋干被李彤彤扇了一个耳光之后给骂了出来,蒋干后来又威胁李彤彤说,要把前天李彤彤和我们的性爱视频发到网站上,后来李彤彤被蒋干彻底激怒鱼死网破准备报警,蒋干这次被吓的跑了出来,出来之前还没李彤彤反威胁,交出了手机,视频也被李彤彤删了,本来我对蒋干说叫他备份一下视频的,可是……可是蒋干没有听进去,后来……后来我手机没电了,下午开机的时候打电话问了蒋干以后才知道的」秦笑笑把头埋的很低,生怕蒋有心的责怪。

  「糊涂……他妈的,这个傻逼儿子,我肏……怎么这么大了,做事还是不经过大脑,只经过鸡巴,以后还怎么成大事」砰的一声,沙发边的豪华台灯被蒋有心扫到了地上打了个粉碎,秦笑笑恐惧的伏在蒋有心脚下瑟瑟发抖。

  「笑笑,我没看错你,起来,蒋干那边我一会跟他说说,至于你这边,我会叫蒋干按照你的计划进行」蒋有心轻轻俯身扶起了跪拜在地上还瑟瑟发抖的秦笑笑。

  听到蒋有心的话之后,秦笑笑大大的出了一口气(还好,这老家伙还算明白事理,不然的话我又要遭殃了,蒋干这蠢货还真以为就用他那根大鸡巴捅几下,人家就会乖乖的跟着他走,这些东西也就对付下尤琳那种不经人事的小欲女还行,别说对付李彤彤,就算对付季欣然和刘淑媛也不可能成功,要不是我诱骗季欣然说你们家能救他爸爸出困,那小蹄子会心甘情愿让你肏?要不是刘淑媛急着想往上爬,她会心甘情愿任你玩弄?要不是我设计引李彤彤入套,你能操到学校里最漂亮最性感的百变魔女李彤彤,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别到时候计划没成功,还把我拉下水,到那时候可真是完蛋了)心里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是表面上还是要装出毕恭毕敬的样子说:「老板,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一定会好好协助蒋干完成这件事情的」

  「很好,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回去吧,冷静下来好好的想想,周详的计划需要冷静的大脑,不要让你妈的病情影响了你的判断力,明白么」蒋有心指点秦笑笑道「我知道了,老板,那我先出去了」

  蒋干今天真是一肚子火,本来认为李彤彤已经手到擒来,自己大大咧咧的去她办公室本来想把她就地正法,好好的爽上一炮,结果吃了个响亮的巴掌回来,接着挟要在网站上曝光视频,结果这骚货竟然想打电话报警来个鱼死网破,最后自己还被这骚货唬住了,乖乖的交出了视频,而且还是唯一一份视频(真他娘的邪门了,哎……这母猪今天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明明那天骚到骨子里,求我肏她,今天却又那么的义正言辞、大讲道德,肏……今天的屈辱老子日后一定加倍还你,到时候要你喝老子的尿,老子尿你一身)「呸,发情的母猪」想着想着蒋干心有不逮的吐了口痰,自言自语的说。

  电梯到达顶层,顶楼走廊上,看着两个保安抬着项月心正往楼下走,蒋干凑了上去,看着项月心那火辣的身材,便问保安:「这骚货怎么了,谁让你们抬着出来了」保安看到少爷过来问他们话,边毕恭毕敬的说「蒋总交待了要拉这女的送到棚户区给下贱的民工操穴,所以我们就……,蒋总还说了,我们哥几个想怎么玩她就怎么玩她,到时候少爷要不要来……啊……呵呵。」蒋干看着项月心的爆乳,伸手抚摸着项月心的丝袜美腿和屁股开心的连说:

  「好好好,你们先玩,我一会就下去找你们,嘿嘿嘿,这么美艳的骚货,我怎么能放过呢,不过,送她去棚户区是不是太可惜了啊,留在身边当肉便器想肏就肏,以后在生意上接待客人的时候拉出来当下娼妇不是更好吗?算了,算了,当我没说过,我先去找我老爸了,一会我去找你们哈」「好的,少爷,我们在楼下宿舍等你,一会要不要等你下来以后再干她?」其中一个保安小心翼翼的询问蒋干「不用了,这老骚货都不知道给多少人肏过了,一回生二回熟,又不是处女,你们想干就先干吧」蒋干毫不在意的说完便走向了蒋有心的办公室两个保安开心的抬着项月心朝电梯口走去,蒋干正准备开门,门缓缓打开,秦笑笑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蒋干正站在自己面前,秦笑笑伸手理了理头上的秀发,朝着蒋干微微的媚笑一下便向走廊走去,刚看过项月心的火辣身材,一肚子欲火的蒋干从背后搂住了秦笑笑,把她压在墙上,一只手边抚摸着秦笑笑的肉丝美腿,一边想脱下自己的裤子准备强上秦笑笑,秦笑笑被蒋干粗暴的推到墙壁上,心中一阵厌恶,但是又不好发作,于是勉强转过身去,双手拨开了蒋干的咸猪手,然后等蒋干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匆匆朝电梯跑去。

  (我肏啊……今天真他妈中邪了李彤彤这骚货拒绝我,你秦笑笑这个小骚逼竟然也他娘的拒绝我,今天他妈是什么日子,反了天了……肏)怀着一股的怨气,蒋干进了蒋有心的办公室,带着闷闷不乐的心情走到了蒋有心跟前。

  「爸,你找我有什么事啊,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我还有事呢。」蒋干厌烦的说本来就火冒三丈的蒋有心看到儿子这个态度,猛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啪」的一声给了站在对面的蒋干一个响亮的耳光,(我肏啊,这世界今天到底怎么了啊,老子今天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他娘的,李彤彤打老子,老头子也打老子,真他妈的变天了,真他妈的)挨了一个重重的巴掌,呆立当场的蒋干终于承受不住打击捂着脸呜呜呜呜的轻声哭了起来。

  看着儿子轻声哭泣,蒋有心也有点后悔自己下手太重了,但是表面上还是严厉的说:「你个蠢货,看你今天都干了什么好事,你再这样子下去会提早曝光我们的目的,到时候就是硬碰硬跟李钊拼刺刀了,李钊可不是省油的灯,更别说李家老爷子,他吗的,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在虎视眈眈,老子告诉你多少次了,用大脑思考问题,别他妈的天天用你的鸡巴思考问题,这样子下去迟早要害死你自己,为了炫耀为了装B ,把自己摆在明处,好让人背后给你放冷箭么?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躲在暗处打击敌人,让别人摸不清头脑才是上策,不要因为一点小小的得失而过于骄傲或自卑,等到敌人完全倒下之后,你想怎么装B ,怎么侮辱他都可以,老子从小到大白教你了,就知道图一时之间的快感,肏」【蒋有心这番话其实说的确实实在,正传里蒋干要不是想故意刺激李翔,给自己找优越感的话,也不会有李翔这么猛烈的逆袭,这是后话,如需了解,请看人后和黄河,还有师兄早这三位大大的(我的妈妈李彤彤)】望着蒋有心愤怒的表情,蒋干心虚的认栽道:「爸,我知道错了,可是……李彤彤她」蒋有心一摆手打断了蒋干的话说:「李彤彤那边的事情,你就不用管太多了,笑笑会给你出谋划策,到时候你按照她的计划行事就可以了,她向我保证如果你能听她的计划安排,那事成以后你随时可以肏李彤彤这骚货,别再给我桶篓子了,你也不小了,我让你参与进来就是想让你历练历练,长点人情世故和社交手段,你倒好,鸡巴一刻也闲不住,老子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如果没必要的话,别出去瞎搞,免的弄虚了身体,到时候我又要让你老妈说闲话。」(吗的,老头子自己都天天搞女人,不是搞苏慕雪就是搞项月心或者搞秦笑笑,有什么资格说我,肏……老子才搞了多少次女人,就被你在这儿说东说西,批的老子狗血淋头,到哪天老头子你身体不行了,老子就在你面前肏翻苏慕雪,肏的她跪地求饶,看看到底是你厉害,还是老子厉害)心里忿忿不平的蒋干低着头任由蒋有心管教,但是眉宇之间却有一股阴毒的神色一闪而逝。

  已经不知道蒋有心讲了多久更不知道蒋有心在讲些什么,蒋干的心思全都在项月心这个美熟女身上,十来分钟的说教,蒋干愣是一句话也没有听到耳朵里去,只有最后那句,好了你回去吧,听进了耳中,蒋干如获大赦,转身就想开溜。

  「点亮我胯下的火,火火火火火」谁曾想手机的铃声刚好在这一刻响起,蒋干正要挂掉电话的时候,拿着手机的手却被蒋有心抓住了。

  「把免提打开」蒋有心严厉的注视着蒋干「爸……那个……不用了吧」蒋干胆怯的说「打开」蒋有心大声喝道,蒋干见没有办法,只好接通了电话,打开了免提「啊……好爽……用力,再用力……啊……好舒服,好棒啊,喂少爷吗,我们已经开始搞了,这女的真是极品啊,他妈的骚穴里的水哪可叫一个多啊,2 个兄弟上去才不过十来分钟就已经缴械投降了,大家伙都在等着你下来干死她呢。」电话中传来项月心骚媚入骨的呻吟声,和保安喜悦发狂的做爱声。面对着如此骚媚入骨的呻吟声蒋干是一点欲望也没有提起来,此刻蒋有心那愤怒而又凌厉的目光紧紧盯着蒋干。

  「你们先玩吧,我就不过去了,今天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办呢,你们玩吧」蒋干低着头,迅速而又失落的回答「喂,少爷你真不下来吗,那明天或者……」蒋干急忙挂断了电话转头正要解释,啪的一声又一个耳光呼啸而来打的蒋干再一次愣在那里不知所措「跟你说到现在你就是不明白,你这个蠢货,蒋家的基业迟早有一天要断送在你的手里,你这个只用鸡巴思考的蠢货……」蒋有心抬起手想再打下去,但是看着满脸泪光面带委屈的儿子,蒋有心强忍住了内心的火焰,叹了口气,平淡的对蒋干说:「算了,你回去吧,马上回家,这三天,学校就不用去了,呆在家里好好给我反省反省,另外项月心这个女人,你绝对不能碰,要是你敢瞒着我去动她,老子打断你的腿,明白了没?」蒋干委屈的点了点头,转身飞速的向门外跑去,随着办公室的门发出砰的一声响之后,蒋有心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哎,这个儿子太让我操心了,别说我了,哪怕他有暮雪一半的心机,我就心满意足了,还想着去肏项月心这么危险的女人,要是让那骚货回复了神智,你这小东西哪里是她的对手啊,哎我蒋有心到底是做什么孽啊,怎么生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啊)打开家门冲进客厅,蒋干看到苏慕雪正站在客厅的沙发前准备脱OL工作装,看见儿子进门之后,苏慕雪问蒋干:「小干,你从你爸爸那里回来了啊,你爸爸找你什么事啊?咦,你的脸怎么肿了,来给妈妈看看」苏慕雪心疼的想上前看看蒋干脸上的红肿,蒋干飞扑向苏慕雪,将她扑坐在沙发上,自己跪在苏慕雪面前,把脸埋进苏慕雪那双黑丝美腿包裹着的双腿内侧,伤心的哭了起来,看着儿子委屈埋在自己的两腿中间哭的那么伤心,苏慕雪爱怜的抚摸着蒋干的头轻轻的说:

  「小干,怎么了,是不是你爸爸打的你啊?哎……其实你爸爸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母子啊,这是恨铁不成钢啊。」虽然不知道缘由,但大致的情况苏慕雪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所以连忙帮蒋有心辩解。蒋干边哭边双手抱着苏慕雪的黑丝美腿抚摸着,苏慕雪胯下那淡淡的熟女骚味不断的刺激着蒋干,蒋干慢慢的止住了哭声,下体的阴茎慢慢挺立起来,闻着苏慕雪下体的体香蒋干疯狂的想像着,自己在客厅沙发上死命啪打着苏慕雪的黑丝美臀,粗暴的扯烂她裆部的丝袜,撕烂她的内裤,然后把自己的大鸡巴狠狠的捅进苏慕雪的骚穴(啊……好爽……好……爽……骚货妈妈的骚穴夹的我真紧啊,啊我要干死她,我要干死骚妈妈,我要……啊!我要干死苏慕雪这个黑丝骚货啊)望着儿子停止了哭声,只剩下粗重的喘气声,苏慕雪以为儿子悲伤的心情已经慢慢平复,可是她哪里知道心爱的儿子正在意淫着自己,正想象着用大鸡巴狠狠操干着她的美熟穴呢。货啊)望着儿子停止了哭声,只剩下粗重的喘气声,苏慕雪以为儿子悲伤的心情已经慢慢平复,可是她哪里知道心爱的儿子正在意淫着自己,正想象着用大鸡巴狠狠操干着她的美熟穴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