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的奶水play
妈妈的奶水play

妈妈的奶水play

妈妈的奶水play(上)

  我叫陈小君,是一名十四岁的学生。

  一直以来,我都和我的妈妈苏亦情一起生活,母子俩相依为命。

  妈妈也是个罕见的大美人,不仅性感迷人,身材火爆,而且对我也很好。

  这种安宁祥和的生活,却在二十天前被无情地打破世界末日来了…我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然而,妈妈却不知道为什么,被病毒感染后却因祸得福地产生了变异。

  不仅身体素质变得更强,竟然还变得更加漂亮,肌肤更加洁白细腻,嘴唇更加红润,眼神更加动人。

  甚至还分泌出了乳汁…

  而且…还对我产生了无法抑制的性冲动,强行把我这个处男压在身下,夺走了我的童贞。

  并且,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变异所产生的副作用,妈妈除了我的精液之外,再也吃不下其他的东西……我穿好了衣物,坐在沙发上。

  整个房间内堆满了妈妈最近这段时间搜来的物资,甚至垒成了小山。

  由于妈妈吃不下食物,只能以我的精液为补充的缘故,这些物资都是我一个人的。

  可是…

  妈妈却带来了两个人。

  准确地说,是一对母女。

  妈妈带着这对母女,走了进来,然后锁住了门。

  「我姓苏,叫苏亦情,这是我的儿子,陈小君。」妈妈对她们两个,介绍着说道。

  这对母女俩看起来惊魂未定,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只是点了点头。

  「谢…谢谢…」那位漂亮的阿姨,应该是母亲的女人对我妈妈道谢。

  妈妈好不容易见到其他的活人,看来也是有些欣喜激动,连忙说道:「不用谢不用谢!你们一定是吓坏了吧?坐下来休息休息!」说着,妈妈和这对母女坐在我的旁边。

  妈妈紧挨着我,有意无意地用身体将我挡着,看来还是对这两个陌生人有所戒备。

  所以,现在的情景就是,我们四个坐在一张沙发上。我在最右边,妈妈坐在我的左边,阿姨坐在妈妈的左边,大姐姐坐在阿姨的左边。

  虽然彼此都有戒备,但在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的世道,这对母女还是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向妈妈倾诉压力。

  原来这漂亮的阿姨叫做李盼玉,今年三十五岁,是一个美容顾问。年轻时嫁给了一个公司的部门经理,又生了一个天生丽质的女儿。

  这个女儿,就是李盼玉旁边的少女,名叫李沁;倒不是随母亲姓,只不过她的父亲也恰好姓李而已。

  夫妻两人一直都将这个宝贝女儿细心呵护着,由于家庭条件良好,李沁从小就过着公主一样的生活。

  直到二十天前…

  一切都毁了…

  人们开始互相撕咬,整个城市都变成了人间炼狱。

  李盼玉和刚刚满十八周岁的女儿正在家中,准备为她做一顿丰盛的菜肴以庆祝她成年。

  丈夫也打电话来,说会尽早下班回家给女儿庆祝。

  然而,在挂断电话之前,李盼玉和李沁听见了突然响起的尖叫声。

  然后,电话那头只剩下了嘶吼声,喊叫声,以及瘆人的咀嚼声。

  就这样,母女俩待在家中,一直惶恐不安,透过窗户观望外面的景象。

  幸好大门很牢固,并未偷工减料,挡下了丧尸们的冲击。

  可是,这种心理上的恐慌是挡不住的。每当丧尸拍打在防盗门上的时候,传来的响声都会让母女俩缩在一团。

  家中唯有的防身武器只有一把水果刀。

  就这样,在令人崩溃的边缘,母女俩强撑着忍耐了十几天。

  不安、焦躁、恐惧、绝望。

  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斥着内心。

  当母女俩将家中最后的一点食物吃光之后,只剩下了两条路。

  要么饿死在家里,要么出门拼死一搏。

  而事实证明,李盼玉母女俩的运气还算不错,刚出门就遇上一群同样打算逃离的幸存者队伍。李盼玉就带着自己的女儿加入了他们。

  可没想到,却遇到了大规模的丧尸,幸存者们一时间慌了神,没有一个强力的指挥,各自逃命了。

  李盼玉母女情急之中找到路边停放的一辆轿车,打碎了车窗之后将车内死去的车主推下车,自己驾驶着逃走了。

  然后,就是遇上了我的妈妈…

  听完李阿姨的故事后,妈妈如同身临其境一般,紧张地说:「好险啊,当时的情况一定很可怕吧?幸好你们逃走了。」李阿姨抓着女儿的手,点头道:「是啊,当时真的浑身都在发抖,吓得我差点瘫在地上。」说着,脸上还露出心有余悸的神色。

  妈妈妈妈拍了拍李阿姨的肩膀,安慰着她:「你们不用担心了,我家很安全,可以暂时躲在这里。」李阿姨没有说什么客套的话,而是感激地抓着我妈妈的手,一副真挚的表情:

  「谢谢!太谢谢你了!」

  妈妈笑着说了声没什么,在如今这世道,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李阿姨激动地几乎是要落泪一样,声音哽咽地说:「我看你不到三十,比我年幼,叫你一声苏妹妹可不可以?」「那是应该的。」妈妈对李阿姨的热情并没有拒绝,双手与其相握,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个时候,我悄悄地探出头,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李沁大姐姐。

  奇怪地是,她表情有些古怪,眼神躲闪,不敢看我和妈妈。

  虽然心里很疑惑,但我没有多想,只是以为她刚刚被吓着了。

  也是,外面的丧尸那么恐怖,我不止一次地透过窗外看见大街上的丧尸是怎么把活人吃掉的。

  幸好有妈妈陪着我,用她那令人着迷沉醉的肉体安慰我,不然我早就崩溃了。

  所以,我比往常更加地迷恋妈妈了。

  妈妈又和李阿姨聊了十多分钟,期间李阿姨一直向妈妈倾诉,说她这段时间是如何的痛苦,好几次都差点死掉,但为了保护女儿只能拼尽全力地活下来。

  妈妈反倒是没什么值得倾诉的,因为她这段时间里不是和我每日每夜的做爱榨精,就是去外面搜寻物资;而且经过变异,她的身体力量极强,普通的丧尸根本伤不到她,更谈不上什么压力。

  所以妈妈一直都是在听李阿姨发泄,自己则是不停地安慰着她。

  发泄完之后,李阿姨平静了下来,用手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然你们见笑了。」妈妈并没有在意,说道:「我能理解李姐姐的感觉,就算是末日之前,生活也是不易,更何况现在呢。」李阿姨暂时卸下了生死的压力,如释重负般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咕的一声,肚子响了。李阿姨尴尬地低下了头。

  妈妈一拍额头,对李阿姨说:「哎呀,瞧我这,你们李姐姐是饿了吧?正好我家里有很多吃的,我给你们拿。」说着,妈妈随手从旁边拿来一个纸箱子,里面装满了食物。

  面包、火腿肠、牛奶、饼干、巧克力。

  这些都是妈妈这段时间里搜来的物资。

  「这…这么多?」李阿姨和她的女儿瞪大了眼睛。

  「对啊,反正宝贝…呃…小君他吃不了多少,就送给你们了。」妈妈对李阿姨说着,把纸箱子塞进了她的怀中。

  李阿姨怀中抱着装满食物的纸箱子,眼神震惊。然后又转过头看着房间内几乎是堆积成山的各种箱子、盒子、包装袋。

  「这…这些难道也是?」李阿姨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对啊,都是食物和水。」妈妈点了点头,证实了李阿姨的猜想:「足够我们用很久了。」李阿姨一听,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

  李沁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妈妈。

  就此,李阿姨和她的女儿住在了我家中。

  当天晚上,李阿姨和李沁姐姐还有我和妈妈,一起在沙发上吃着零食,又用电磁炉煮熟了速冻牛排,吃了一顿在这末日十分奢侈的晚饭。

  甚至还开了几罐啤酒,但由于我还小,妈妈给我单独开了一罐果汁。

  幸好楼上有一台太阳能发电机,电力仍旧足够。但妈妈怕灯光会将丧尸吸引过来,所以就拉上窗帘关上窗户,才敢开灯。

  吃饭时,李阿姨感慨万千地看着碗里的食物,惆怅地说:「没想到,这在以前只是普通的一顿饭,现在却这么的珍贵。」妈妈也叹息了一声:「谁说不是呢…要怪就怪老天吧…世界竟然会变成这种样子…」吃完了饭,时间也不早了。妈妈让李阿姨和她的女儿睡我的房间,我和妈妈睡她的房间。

  本来妈妈是打算让李阿姨睡她的房间的,但转念一想,最近一直和我在她的床上搞盘肠大战,整个床单几乎是被淫水浸泡了一会,一股淫靡的怪味。

  若是让李阿姨睡妈妈的房间,发现了异样就丢脸了。

  虽说这个崩坏的世界已经不再有法律道德可言,但妈妈还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母子乱伦的事情。

  李阿姨推辞了两下,但还是同意了。

  关灯之后,李阿姨和她的女儿睡在隔壁,也就是我的床上。而我则和妈妈进了她的房间。

  进了卧室,妈妈和我坐在床边,开始脱鞋。

  「妈妈…」我一边解鞋带,一边叫了一声。

  「嗯?」妈妈脱掉鞋子,扔在地板上。

  我转过头来看着妈妈,想起那位大姐姐的异样,决定还是告诉妈妈:「我总觉得那个大姐姐有点怪。」「大姐姐?你是指李阿姨的女儿?」妈妈脱掉鞋子后,向后挪了挪,穿着黑丝的两条美腿弯在身前。

  我点了点头,脱掉了鞋子之后又脱掉了袜子。

  妈妈坐在床上,皱着眉头回想了一下,不确定地说:「那个女孩儿…应该是被吓坏了吧…有什么怪的?」我想了想,说:「那个大姐姐,自从进门之后一句话都没说,而且眼神也很奇怪,好像是在怕我们一样。」没想到,我说完之后,妈妈竟然笑了。

  「这哪里算奇怪了?她们母女两个刚刚死里逃生,情绪还没稳定下来,这应该叫正常啊。」妈妈说着,一把抱住我,然后母子两个一起倒在了床上。

  我的头埋在妈妈胸口,脸上紧贴着妈妈胸前的软肉,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但这种触感依旧令人陶醉。

  「宝贝,最近真是辛苦你了,妈妈每天都吃了你那么精液,一定把你累坏了吧?」妈妈说着,有些害羞地望着我。

  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妈妈爱惜地摸着我的头发,像是哄婴儿一样的语气,对我说道:「乖—— 宝贝乖—— 妈妈的宝贝儿子—— 妈妈也心疼你啊。」说着,妈妈解开她的上衣扣子,扒开衣领,解开乳房罩,弹出两颗又白又柔软的大奶子。

  「小君…」妈妈捧着我的脸,另一只手托住左边的大奶子,对我说:「乖——听话—— 喝点奶水补补身子吧。」我吞了吞口水,不管看了多少次,妈妈雪白的乳肉还是具有诱惑力。

  是啊,正是这对乳房用奶水把还是婴儿的我哺育长大,而现在我已经十四岁了,妈妈又用这对迷人的大奶子滋补我的身体。

  我把嘴张开,一口将奶头含住,十分熟练。

  妈妈脸色泛起微微红晕,用手柔捏着自己的乳房,想要把更多的乳汁挤出来。

  就这样,我躺在柔软的床上不停地吞咽妈妈的奶水;现在,我整个嘴里都只剩下了乳香。

  然而,让我惊讶的是,妈妈的奶水和前几天比起来,竟然更美味更香醇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妈妈的奶头被我吮吸着,时不时的我还会用舌头在乳头上刮舔一次。

  不得不说,妈妈的奶子真的很大;当我用嘴含住妈妈的乳头时,整个脸部也是紧紧贴在乳房上的;而且两个鼻孔也被极具弹性的乳肉给堵着,整个鼻腔都是奶香。

  妈妈一直被我吃着奶,竟然又开始发骚动情了;如果要说妈妈变异之后除了力量之外的最大改变,应该就是她那一点就着,像是干柴上泼了汽油一样的性欲。

  要知道,虽然妈妈常年空虚寂寞,但也没到了随时发情的地步;虽然偶尔性欲上来,但也会偷偷地在卧室里用手解决。

  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都是妈妈每次和我缠绵之后,交颈相拥的闲聊中说出来的。

  妈妈低声喘息着,明显在压抑声音;如果不是怕被隔壁的李阿姨母女听见,妈妈早就呻吟出声了。

  我在吞咽妈妈乳汁的空隙之时,偷偷地抬眼看了一下她的表情。只见她闭着双眼,面颊红晕,秀美的睫毛时不时地轻轻抖动一下,红润的像是樱桃一样的嘴唇轻抿着,不敢呻吟出声。

  我心中怀着恶作剧一样的心理,悄悄地用牙齿咬住妈妈雪白乳峰上的甜枣;然后左右动着下巴,让牙齿碾刮着妈妈娇嫩的乳头。

  「唔!」脆弱敏感的乳头被我这么一刺激,妈妈张着嘴巴,皱皱眉头轻叫了一声。

  接着,她宛如调情一般,轻轻地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蛋子,娇嗔道:「小调皮鬼,别胡闹。」我像是奸计得逞似得笑了一笑,又老实了下来。

  妈妈双眼柔情如水地看着我,一只手搂着我的腰,另一只手撑着身子;侧着身体露出乳房让我吸奶,甚至连衣服裤子丝袜都还没脱。

  就这样,一边用舌头挑逗妈妈的奶头,一边吸着妈妈的奶水,过了几分钟后,我吐出了妈妈的奶头。

  妈妈温柔地伸出纤纤玉手,替我擦了擦嘴角,娇声问:「怎么样小君,妈妈的奶水好吃吗?」我点了点头,嘴角还残留着白色的乳汁,打了个奶嗝;然后又不肯松嘴似得,又在妈妈还在滴下奶水的乳头上舔了一口,说道:「妈妈的奶水真的很神奇呢,不仅比前几天更好喝了,似乎也比以前更充足了。」妈妈看着自己的胸部,点了点头:「是啊,宝贝喝了这么多,要是以前早就喝光了,怎么现在还往外流。」我喝足了妈妈美味的奶汁之后觉得有些累了,就开始脱衣服脱裤子,准备睡觉。

  可奇怪的是,妈妈竟然一动也不动,只是脸色羞红地看着自己的胸部,皱着眉头。

  「宝…宝贝…」妈妈叫了我一声,我转过头来看着她:「怎么了?」妈妈指着自己的另一只乳房,脸红扑扑地,对我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妈妈的胸部有些发胀,你能不能帮妈妈吸一吸?」我看着妈妈的乳房,虽然甜美的乳汁很有诱惑力,但我现在肚子已经饱饱的,再也吃不下了。

  所以我摇了摇头,说:「妈妈,我真的喝不下了。」妈妈有些难受地皱着眉头,用手托着乳房,说:「乖宝贝,妈妈没有骗你,胸部真的在发胀。」说着,妈妈的奶头竟然流出了奶水。

  「哎呀,你看!明明没有吸就流出奶水了!左边被你刚刚吃了奶的乳房就没有这样!」妈妈看着自己右边的乳房,惊讶地说:「就和我当初生下你之后一样,奶水太多就溢了出来!而且涨得胸部疼!宝贝快帮妈妈吸一吸啊!」我看妈妈不像是在骗我的样子,可我实在是喝不下了,只要轻轻一摇,我感觉肚子里的奶水都在作响。

  「妈妈,但我真的喝不下了!」我苦着脸说道。

  妈妈看我也不是在撒谎,一下子犯了难:「这怎么办啊,宝贝喝不下了,但妈妈的奶水又这么多,涨的我发疼。」突然,我灵机一动,对一脸愁容的妈妈说:「对了妈妈!我有一个好主意!」妈妈眨着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我:「什么办法啊?」我嘿嘿一笑,想到了一些很有趣的玩法。

  第六章 妈妈的奶水play (下)

  前情提要:陈小君和苏亦情的家中引来了李盼玉和李沁这对母女,母女俩好不容易逃离了可怖的丧尸,终于找到了一处能够栖身的安全之所。苏亦情大方的让她们在自己家中避难,并且将儿子的房间让给她们,自己则与儿子同睡一床。

  不过…苏亦情已经变异的身体…奶量似乎有些过多了……妈妈眨着眼睛,好奇地看着我:「什么办法啊?」我嘿嘿一笑,说:「是一个有趣的玩法…只是…妈妈应该不会同意…」妈妈更奇怪了,一头雾水这四个字就是她现在的真实写照。

  「怎么会呢,妈妈连身体都是宝贝的了,怎么可能会不同意呢?」妈妈说着,脱掉了自己的上衣,这下子,上半身就完全是赤裸的了。

  「你看,妈妈的身体,从上到下,全都是宝贝的,无论你要怎么样都可以。」一边说着,妈妈凑了过来,那两颗肥大的奶子贴在我的身上。

  而且,奶水分泌过多的右乳又流出几滴奶水,流到了我的腿上。

  我听到妈妈的话,心中更加高兴了,于是把头凑到妈妈耳边,对她说出了我想到的有趣的玩法。

  说完之后,妈妈先是脸色惊讶,然后又变得难为情,最后变成了一副娇羞中带着些许娇嗔的神情。

  「小色狼,竟然想到这种欺负妈妈的办法。」妈妈脸红扑扑的,可爱极了,诱人极了。

  「妈妈同意了吗?」我兴奋地问。

  妈妈白了我一眼,啐了一口:「小坏蛋,妈妈这些时间里和你做了那么多次,已经是我最爱的爱人了,怎么可能不答应呢?」「太好了!」我兴奋地叫了出来。妈妈连忙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示意我不要吵醒隔壁的李阿姨母女。

  我连忙捂住自己的嘴,讪笑了两下。

  妈妈在我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让我在床上等着,然后离开了卧室去拿东西。

  不一会儿,妈妈就回到了卧室,手上拿着一把几年前给我买的玩具水枪。

  「妈妈!快点快点!」我兴奋的两眼放光,不停地催促着。

  妈妈有些害羞的看着我,关上房门,然后反锁住。

  接着,在我灼热的目光注视下,妈妈将玩具水枪的蓄水部位打开盖子,然后捧起自己的乳房,用手挤压着,只见妈妈的奶水被挤压着喷射到了水枪里!成为了奶水子弹!

  被自己的亲儿子注视着,还要赤裸着身体,用手挤压乳房,将甘甜宝贵的乳汁装进玩具水枪中,供儿子玩耍取乐而用。

  妈妈美丽的俏脸已经泛起大片红晕,不停地搓捏揉掐着自己的奶子,纯白的奶水一股又一股地流出来。

  大概持续了一分钟左右,妈妈的奶水挤的差不多了,才停下。

  这个时候,玩具水枪也已经被灌满,装满了来自妈妈的奶水!

  我按耐不住,奔下床朝妈妈走去,一把将玩具水枪拿过来,然后抱着妈妈的软腰,淫荡的笑脸在妈妈的肚皮上蹭来蹭去。

  「妈妈太好了!我真的好爱你!」我开心地对妈妈说。

  妈妈摸着我的头,脸红着回答道:「妈妈也好爱小君。」「快点!去浴室!」我牵着妈妈的手,急不可待地朝浴室走去。

  妈妈的卧室是有一间浴室的,而且浴室里有着足以容纳两三个人的大浴缸!

  只是,由于末日之后担心水源也被污染,妈妈就没怎么用浴室了,毕竟谁也没办法保证水中会不会有病毒。

  急哄哄地牵着妈妈的手走进浴室,先是拉上浴室窗户的窗帘,然后打开电灯,漆黑一片的浴室瞬间明亮如白昼。

  我压抑着兴奋的声音让她赶紧脱掉衣服。

  妈妈简直是如同撒娇一般,白了我一眼,一边朝着浴缸走去,一边脱掉自己的衣服。

  妈妈穿的并不多,所以一下子就脱光光了,就连黑色丝袜也被脱下来放在一旁。

  我兴奋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自己美母的这完美的身体无论看多少次都不会腻,完美的曲线,惹火的身材,修长的美腿,简直是性感这一词在人世间的代言人一般。

  妈妈有些羞涩地走到浴缸边,上半身趴在浴缸里,胸前的巨乳被挤压成了扁圆状,腹部顶在浴缸边沿,赤裸裸毫无遮掩的下半身露在外面,修长的美腿跪在浴室的瓷砖地板上,浑圆诱人的雪白肥臀高高翘起,像是在叫我赶紧过去蹂躏妈妈似得。

  妈妈以这样一种羞耻的姿势将自己的私处对准了我,又伸出双手,扒开了自己两片肥美的阴唇,然后用手指将娇嫩的小穴向两旁尽力地分开,露出了一个令人无限向往的洞口。

  我咕噜一声吞了吞口水,端起手中的玩具水枪,既紧张又兴奋地低声道:

  「妈妈,不要动哦。」

  「小…小君…等一下…」妈妈撅着屁股,小穴又被手指向两旁用力地撑开,这种羞耻的模样即便是妈妈也觉得很害臊,声音也有些发颤:「再让妈妈准备一下!」可我并没有停顿,反而立即扣下了塑料扳机,一道水箭从玩具水枪的枪口喷射而出。

  强劲的水箭直接对着妈妈的小穴射出,白色的奶水化作急流,直接打在了妈妈的屁股上。

  被自己温热的奶水化作的水枪子弹打在屁股上,妈妈下意识地扭着屁股向旁边躲开。

  我有些不满地说:「妈妈,你都答应我了,怎么还躲?」「我…我…」妈妈的声音因为紧张,明显的发颤。深呼吸了几下,稳住情绪,妈妈重新稳住下半身,掰开自己的肥穴:「好…好了…这次…不会躲了…」见到妈妈这种反应,我在心中暗自偷笑着,换做是以前的话,美丽动人而又充满威严的妈妈怎么可能答应我如此荒唐的要求呢?

  掰开自己的肥穴,撅着雪白肥大的屁股,还要让儿子拿着装满自己奶水的水枪,射击自己毫无遮掩的美穴。

  不…妈妈即使是和我做爱都不可能…顶多让我亲亲她的脸而已…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在感谢这个世界迎来末日,否则的话,我永远不可能让妈妈成为我专属的乱伦美母。

  手中握着妈妈以前给我买的玩具水枪,里面装的却是妈妈刚刚挤出来的乳汁,而我的妈妈此时却上半身趴在浴缸里,下半身在浴缸外,屁股高高地崛起,双手手指掰开自己的美屄,随我任意的射击。

  我突然觉得,这样的末日,简直比以前的生活更加美好,我满怀兴奋地用玩具水枪瞄准妈妈下半身的美屄,不停地扣动塑料扳机,玩具水枪强劲地射出水箭,打在妈妈私处的下身。

  虽然已经用力地去瞄准,但准头却不怎么样,大多数都是射在了妈妈的屁股上,或者是光滑的脊背上,亦或是直接射偏,洒在了地上。

  然而,我却并没有气馁,反而更加的兴奋。

  因为,妈妈此时的身体,已经沾上了许多许多的纯白奶水。

  肥臀、大腿、小腿、双足、脊背、都被水枪射出的温热乳汁洗刷了一遍,原本就光滑雪白的晶莹肌肤,再搭配上这白色的甘甜奶水,就好像是美味无比的蛋糕又被涂上一层令人垂涎的奶油。

  雪白肥腻的翘臀,沾着一大片的白色奶汁。一滴奶水顺着妈妈那美妙的身体曲线,在我的注视中慢慢地向下滑落,在那洁白的肌肤上划出一道白色的痕迹。

  最终,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这一滴白色的奶水划过了臀部,顺着大腿淌下到了腿窝;而妈妈却一动也不动,任由我拿着装着奶水的玩具水枪朝她的私处射击,愈来愈多的奶水射在妈妈的屁股上,然后顺着身体曲线向下面流去。

  我看着妈妈整个下半身都被她自己的奶水沾湿,就像是涂了一层鲜美诱人的奶油,体内的欲火腾地升起!

  三两下脱掉裤子,掏出已经勃起抬头的鸡鸡,我兴奋地走到妈妈的身后,打量着妈妈这沾满了奶水的大屁股。

  妈妈注意到我站在她的身后,脸红红地转过头来,春情似火烧一般,两眼妩媚地望着我说道:「小君…玩够了没有…唔…妈妈…有点…忍不住了…」说着,妈妈朝我摇了摇她的大屁股,像是在邀请我赶紧肏她似得,还将屁股朝我顶了一下。

  「妈妈,别着急嘛。」我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心中产生了一种恶作剧一样的心理,想要再对妈妈做一些坏事。

  妈妈却有些按耐不住,自从经过病毒的强化与变异之后,妈妈的性欲已经到了一种极其强烈的程度,简直和往日那个半年都不一定自慰一次的端庄母亲判若两人。

  被亲儿子用玩具水枪射击着私密的下体,而且水枪里的液体还是自己乳房分泌出来的奶汁,并且自己还以一种羞人的姿势撅着屁股掰开阴道口,这实在是让妈妈羞耻不已。

  但是,妈妈也在这羞得让人脸红的感觉当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快感。

  「小君…妈妈的乖宝贝…妈妈难受…帮帮妈妈嘛…」妈妈声音甜糯地对我说道,就像是对情人求欢一般——这么说倒也没错。

  我并没有对此作出回答,而是看着妈妈一脸潮红的脸色,欲火难耐的神情,笑嘻嘻地问:「妈妈,想不想尝尝自己奶水的味道啊?把嘴张开!」妈妈此时已经春情荡漾,发情饥渴,浑身燥热不已;听到我的话之后,直接就张开了嘴。

  我一边笑着,手上拿着水枪,将塑料枪口放进妈妈嘴里,妈妈很配合地用嘴唇含住。

  扣下塑料扳机,我看到玩具水枪里装着的奶水明显地减少了一些;妈妈的口腔壁被玩具水枪喷射着,自己产出的奶水化作激流,在嘴中不停地溅射。

  「唔唔唔…」妈妈轻声地唔唔叫了两声,然后一口一口地咽下自己的奶水。

  我将玩具水枪拿开,看着妈妈吞咽自己奶水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我嬉皮笑脸地对妈妈问:「妈妈,怎么样,自己的奶水好不好喝啊?」妈妈的面容上遍布红晕,显得十分动人,又吞咽了一口奶水,眼神迷离地望着我:「好…好喝…妈妈的奶水…很好喝…要…每天…都给宝贝喝…」说完,妈妈双手撑在浴缸中,支起上半身,一双杏眼满是春水荡漾,娇滴滴地说道:「宝贝…妈妈求你了…快点…快点肏妈妈…妈妈好难受啊…快点嘛…」我看着妈妈这幅已经无法忍受欲火的样子,心中更加得意了,伸出手来在妈妈的臀瓣上掐了一把,产生一阵臀浪。我对妈妈说:「好吧,妈妈先趴在浴缸里,屁股撅着。」妈妈听到我的话,因为欲情难耐而一直紧皱着的眉头瞬间舒缓开来,忙不迭地抬起双腿,坐进了浴缸中,然后整个人都趴着,撅起屁股来欢迎我。

  「小君…快点…小君…妈妈知道你最乖了…是妈妈的乖宝贝…快来让妈妈开心…」妈妈抬起屁股,跪在浴缸中,双手主动掰开湿漉漉的阴户,对我邀请着。

  我挺着暴露在空气中的鸡鸡,抬腿迈进浴缸中,站在妈妈的屁股后面。左手按在妈妈肥圆的左臀瓣上,只要再往前一挺腰,就能将胯下的鸡鸡插进妈妈的屄里。

  「妈妈等等,还要润滑一下。」我看着妈妈湿漉漉的肥穴,露出恶作剧一样的笑容。

  「不…不用了…妈妈的小穴…流了好多水…宝贝可以直接…把鸡鸡插进来…」妈妈说着,伸出手将自己的阴户分开,向我展示她的阴户有多么湿润。

  「可是还不够啊。」我说着,趁妈妈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将玩具水枪的枪头插进妈妈的屄口之中!

  「啊!小君!等等!」妈妈感觉自己的下体被异物插入,但又不像是儿子的鸡鸡,回过头一看,却看见我拿着玩具水枪插在自己的小穴口中。

  我并没有理会妈妈,而是再次扣下了扳机,就和之前一样,而这一次,是我笑的最开心的一次。

  玩具水枪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发射出了一道强力的奶汁水箭,直接朝着妈妈的子宫而去!

  「咿!呀啊啊啊啊!」妈妈阴道深处最最娇嫩的子宫被水枪射击着,整个人都痉挛抽搐了一下!双手死死地握成拳头,用力之大,关节处都泛白了。

  白色的奶汁水箭朝着妈妈的子宫击打着,一波接着一波,就像是强劲的浪涛一般,拍打在妈妈的子宫口上。

  「唔!唔唔唔!啊啊啊!哦哦哦!」妈妈连屁股上的肌肉都绷紧了,浑身止不住地打颤,每当我扣下扳机射出一股奶水子弹,妈妈就会整个人都颤抖一下,并且随之发出一声叫喊。

  终于,我也按耐不住,拔出还剩下一小半奶水的水枪,按住妈妈的屁股,我挺着早已蓄势多时的鸡鸡,对准了妈妈的肥穴屄口,用力插了进去!

  「唔!啊!」妈妈被我一插到底,整个人都随着我插入的动作而直起了腰,胸前的两颗奶子颤了一颤,竟然又流出几滴奶水。

  「妈妈…你的下面…全都是奶水…唔…好滑啊…」我紧紧抱着妈妈的水蛇腰,鸡鸡插在妈妈装满了奶水的阴道里,被甜美的乳汁浸泡着。

  「宝…宝贝…啊啊啊…好宝贝…乖儿子…」妈妈语无伦次地伸出手,想要抓住身后的我。我伸出左手,抓住了妈妈的手,妈妈也迅速地与我十指紧扣。

  我与妈妈母子二人紧抓着对方的手,我用勃起胀大到极限的鸡鸡插在妈妈满是奶水的阴道里,用力地抽插了起来。

  「啊…啊…啊…啊…唔…咦…啊啊啊…啊哈…」妈妈感受到阴道内传来了期待已久的快感,不顾凌乱的发丝,转过头来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屁股更是迎合我的抽送,主动扭着。

  「啊啊啊…小君…宝贝…心肝儿子…呜呜…啊…嘤…呀…啊哈…唔…呀…」妈妈紧扣住我的手不肯松开,另一只手支起身子,望着我,一边被我肏干的发出娇喘,一边说着淫浪的话:「宝贝…好宝贝…乖宝贝…心肝宝贝…呀…妈妈的好儿子…唔唔唔…啊啊啊…嘤…舒服…好舒服啊…唔唔唔…啊啊啊啊啊…真是…妈妈的…宝贝啊…是…妈妈的…最爱的…儿子啊…」「呀…啊哈…小穴里…被…宝贝干的…舒服极了…啊啊啊啊…喔噢噢噢噢…奶水…在…妈妈的…小穴里…满满的…哦哦哦…全都是…啊啊啊…都要…溢出来了…」「啊哈…啊哈…嗯嗯嗯…呀…宝贝…宝贝啊…咿呀…乖宝贝的…鸡鸡…在…妈妈的…装满了…奶水的…阴道里…用力干着…噢噢噢噢…舒服啊…」妈妈说着露骨的淫言浪语,这在我听来无异于最有效的鼓励。此时此刻,前几天被妈妈榨精折腾的浑身疲惫的记忆被我抛之脑后,我只知道我现在整个人舒服的简直如同身处天堂中一样!

  我的鸡鸡在妈妈装满了奶水的阴道里抽送插干着,每次进出都会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并且有白色的奶水从我与妈妈的结合处冒出来,时不时地还会挤出一两个气泡。

  看着妈妈的肥穴被我的鸡鸡插入猛干,没有比这更能令我兴奋的了!随着我不停地抽送鸡鸡,甚至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妈妈阴道里的奶水不停地晃荡着!

  我就像是打桩一样,鸡鸡用力地肏着妈妈的肉穴,一进一出,一抽一送。鸡鸡下面的两颗卵蛋都沾上了许多从阴道中流出的奶水。

  「唔…唔唔…啊啊…妈妈…」我紧握住妈妈的手,不停地前后挺动小小的腰杆,让鸡鸡没有一刻停歇的在妈妈的美屄里肏干。

  而妈妈的小穴,先是最为娇嫩的子宫被玩具水枪射了一阵,还没缓过神来就被儿子的鸡鸡插入肏干,此时此刻,淫水已经是如同决堤一般的泛滥了。

  然而,妈妈此时的小穴里装满了自己的奶水,即便是分泌再多的淫水,此时此刻也难以分辨,而是立即与白色的奶汁混合在一起。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鸡鸡,坚硬的龟头在妈妈的屄里用力狂捣着,捶着、顶着、撞着、然而好玩的是,每当我将鸡鸡的一部分抽出来时,就会发现自己的鸡鸡都已经在妈妈的阴道里泡成白色的了。

  右手拿着还剩下一点奶水的玩具水枪,看着妈妈光滑洁白的后腰,对准了性感的腰窝,我又扣下塑料扳机射出一点奶汁,将妈妈的后腰染成白色的。

  「妈妈…唔…你的肉洞里…嘶…全都是…奶水…啊啊…我的…鸡鸡…都…噢…变成…白色的了…」我也有些言语不清地说着,毕竟在妈妈这紧致至极,又舒适无比的极品美屄的按摩挤压之下,没有谁能忍住这强烈的快感。

  妈妈随着我的插弄抽送,不停地扭着肥美浪臀,紧致的肉洞中所灌满的奶水则是将我的肉棒完全浸泡住。

  「啊啊…宝贝…妈妈的…奶水…啊啊…泡着…宝贝的…鸡鸡…小君…呜呜…啊…嘤呀…哦哦…舒服啊…真的…太舒服了…鸡鸡…在…妈妈的…肉穴里…一直肏…啊啊…干着妈妈…唔呀…」「太…太舒服了…妈妈…真…真应该…早点…和…宝贝…亲亲…啊啊…早点…和…小君…爱爱…妈妈…真的…应该…啊…哦哦…早几年…和…宝贝…做爱…就算…宝贝…啊啊啊…硬不起来…呀…噢…嗯…宝贝…也能…嗯…啊…用手…啊啊…插…妈妈的…穴…」妈妈仿佛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羞耻一般,一边娇喘,一边说着毫无廉耻之心的话。

  我看着妈妈雪白浑圆的美臀,还有那娇嫩粉红的屁眼,在心中淫邪的驱使下,我突然用玩具水枪的枪口强行插进了妈妈的屁眼里面!

  「啊啊啊!小君!那是妈妈的屁眼啊!等等!等等啊!」妈妈的娇喘突然变成了惊慌的叫喊。

  我并没有理会,正如之前一般。

  「咿!呀啊啊啊啊!」妈妈娇嫩的屁眼里被玩具水枪射出的奶汁喷射着,温热的奶水直接射击在了妈妈的直肠深处!

  而我此时刻意地加大了攻势,全力以赴地挺动着鸡鸡猛力狂肏了几十次!每次插入都会让妈妈的整个身躯为之一颤,雪白的肥臀在这种撞击之下都会发出「啪啪啪」的清脆响声,并且产生一阵臀浪!而妈妈胸前的两颗大奶子也会前后甩动着产生乳浪,仿佛是在与屁股相应一般。

  「咿呀啊啊啊!嗯噢噢噢噢!」妈妈在我这用尽全力的冲击之下,突然抬起了脖子,弓起身子,整个腹部都往前顶着,趴在浴缸中的身体弯成一个妖娆的S曲线。

  「啊啊啊啊啊啊!小君啊啊!妈妈!妈妈要被宝贝小君的鸡鸡干到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妈妈突然疯狂地用屁股向后拱着,想要让我的鸡鸡更加深入。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鸡鸡被妈妈的肉穴突然紧紧箍住,肉壁上的皱褶紧贴在我的鸡鸡上,妈妈的小穴就像是饥渴了许久一般挤压着我的龟头。

  「唔…啊啊啊!呀啊啊啊!」即将高潮的妈妈张开嘴巴准备叫喊出声,却猛然想起隔壁的李阿姨母女,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此时,我也差不多到了极限,用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在妈妈的美妙肉穴中肏了几十次;玩具水枪的枪口在妈妈的屁眼里射出最后的奶水之后,我将自己的鸡鸡在肉穴里一插到底!也射出了自己的浓稠精液!

  同时,我看见妈妈的身体如同抽筋了一般颤抖了几下,两条分开的美腿不受控制似得胡乱摆动了两下,双手的手指甲在浴缸中抓出刺耳的声音。

  「唔!唔唔唔唔唔唔!!」妈妈竭尽全力的咬紧牙关,全力抑制着这份高潮带来的快感。可即便是嘴上忍住了,可身体的反应却怎么也无法掩盖。

  妈妈因为高潮兴奋而使得子宫愉悦不已,子宫口打开的同时喷出一股阴精浇灌在我的龟头上,然后与阴道中的奶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

  「啊…妈妈…」我在妈妈的阴道深处射精完之后,整个人仿佛升天一般舒畅,扔下已经空了的玩具水枪,鸡巴依旧停留在妈妈的阴道中,整个人趴在妈妈的背上,迷恋着这完美的身躯。

  「宝…宝贝…」妈妈高潮之后浑身瘫软无力,雪白无暇的肌肤上蒙上一层粉红,显得更为诱人。她整个人趴在浴缸里,沉溺在高潮之后的余韵当中。

  妈妈趴在浴缸里,而我趴在妈妈的身上,母子二人就这样享受着乱伦交媾之后的快感。

  之后,歇了差不多五六分钟,妈妈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让我从她身上下来,我又恋恋不舍的和妈妈舌吻了一分钟,才拔出已经变软的鸡鸡。

  「呼…」妈妈手抓住浴缸的边沿,坐起了身子,看着自己一片狼藉的下体,又伸手摸了摸惨遭侵入的屁眼,一副假作恼怒的表情,对我娇嗔着说:「坏小君,竟然这样欺负妈妈!」我笑嘻嘻地看着生气的美母,抱住那娇软的水蛇腰,小脸在妈妈的胸前蹭了蹭,说道:「妈妈一开始都同意了,难不成现在想反悔,准备惩罚我吗?」妈妈笑着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鼻子,脸上高潮之后的醉红还未散去,对我露出一个充满绵绵爱意的笑容:「我现在哪里舍得惩罚我的心肝宝贝呢。」我听到妈妈的回答,得意的笑了笑,又张开嘴在妈妈的奶子上啃了一口。

  我只听见妈妈小声叫了一句:「你这孩子真嘴馋。」然后,就任由我品尝这两团乳肉了。

  又在浴室里嬉闹了几分钟,我和妈妈才走出浴室。

  是浑身赤裸着的,只不过手上还拿着在浴室里脱下的衣物。

  回到卧室,妈妈将自己的内衣和丝袜放在衣柜里,又从我的手中接过儿童衣物放在她的衣物旁边,然后母子两人才回到床上准备睡觉。

  重新躺在床上,我还没主动,妈妈就先伸出手将我揽入怀中,一条美腿不由分说地搭在我的身上,像是母猫护着猫崽一样将我紧紧抱住。

  「宝贝,妈妈有你真好。」妈妈看着我,深情地说:「现在这样的世界,如果没有你的话,妈妈说不定早就崩溃了。」「我也一样。」我回以一个感动的眼神,紧紧抱着妈妈的身体。

  这时,突然想起刚才在浴室里妈妈所说的话,我便抬起头来,打趣着对妈妈问:「妈妈,我刚刚在浴室里问你是不是准备惩罚我的时候,你说现在舍不得,难道以前就舍得了吗?」妈妈听我突然这么一问,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也是为了打趣,妈妈故作深思的皱紧了眉头,还发出「嗯——」的沉思时的声音。

  可最终,她忍不住笑出声来,说:「以前也舍不得。」妈妈的声音,温柔的如同春风一般,拂过我的心灵。


  【完】